•  詩人歐陽江河到校分享(2017年3月8日)

  • 詩人遠道而來──聽歐陽江河老師說詩情
    5D朱美燕

    歐陽江河為內地著名詩人,也是詩學、音樂及文化批評家。多次應邀赴美國、捷克、匈牙利、奧地利、日本、印度等國,在三十餘個大學及文學基金會講學、朗誦、訪問。

    因應由香港大學舉辦的香港大學駐校作者計劃文學講座活動,歐陽老師於一七年三月八日,來訪裘錦秋中學(元朗),並舉行題為「傳統與現代詩意」的文學講座,除了本校師生,同座的還有友校聖公會聖馬利亞堂莫慶堯中學的師生,場面熱鬧,大家都滿懷期待。

    我們一眾同學都非常榮幸能夠與此位知識淵博的詩人共聚於一個愜意的、溫暖的空間,傾聽著他精闢深遠的文學詩意見解。 初次見面,歐陽老師沒有預想中的嚴肅,只有意料外的和藹可親。他面帶笑容,耐心仔細地講解詩詞。有力的文字配合他洪亮的聲調,空氣中彈奏出一首又一首優美、動人的詩歌,和著觸動人心的詩情,讓我投入到一場似夢非夢的詩意當中。就著賦予生命的文字,不由自主地,我瞧見了詩人楊萬裡「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的別樣美景,聽見了「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的樸素生活,詩境清晰而真實。

    歐陽老師滔滔不絕地向我們展示著,演繹著詩意的境界以及他對於詩歌的熱情——在他看來,現實的社會發展得非常迅速,而在詩歌裡的體會卻是需要人們慢慢地去品嘗和體味。兩者是截然不同的,但卻又擁有相同之處——因為它們是並存的。由「曾經」反射著「當今」,由「當今」照應著「未來」,層層相扣。為什麼會這樣說呢?原因很簡單,因為「曾經」是「現在」的一個必要因素,如果沒有曾經的點點滴滴,或許人類也不可能有能耐創造出如今的「應有盡有」、「快速發達」的社會。同樣地,「未來」實際上也是要借鑒著當今的世界才能創造出又一個「金碧輝煌」的世界。

    另外,詩詞的意境,例如追求淡泊名利,嚮往隱居生活等也讓我們反思到自身的價值,例如,處在一個發展快速的社會,我們真的是要馬不停蹄地追求到底?還是可以放慢自己的步伐,由自己主導自己的時代,而不是由時代帶著我們麻木地奔跑!如此,我們才能從中尋回一片專屬我們的,在喧鬧時代裡的寧靜及幸福。

    而且,詩歌,實際上是沒有嘴巴的聲音,即便失去嘴巴描述文字的能力,而內心的有力吶喊正是創作詩歌時必要的,思想上的雄辯過程。

    在問答環節中,同學們懷著求知慾,紛紛舉手提問。而歐陽老師亦深入地講述著關於自己的一些經驗和體會。有我校同學問:「老師的詩都會在結尾寫自己在哪兒寫成作品,寫作地方會影響你的作品嗎?」老師說這是個好問題,原來老師會把自己身處地方的處境融入詩中,例如當他身處美國和德國時,由於文化和語言上的距離,他心裡產生無比的孤獨感,他便把那份孤單的氣息放進了詩境中。因此,作者的處境和作品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歐陽老師很用心回答同學的提問,我知道如果不是時間的限制,他仍能給我們講上幾天幾夜。這或許就是詩歌的力量,它讓歐陽老師忘卻了遠行的勞累,亦讓學生忘卻了上課的疲倦。我掂量著心中沉甸甸的問題,不禁會心一笑——問題的多少已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時那刻我們內心對於詩意的擁抱。

    和諧的下午,動人的演說,師生共聚,傳授詩情。在此,感謝香港大學中文學院,感謝籌辦活動的校長和老師,最後,亦非常感謝歐陽江河老師的到來,讓在座的學生對於詩歌別有一番新的認識。

     

    歐陽江河生平

    1956年生於四川省瀘州市。著名詩人,詩學、音樂及文化批評家,《今天》文學社社長。先後在內地出版詩集《透過詞語的玻璃》、《事物的眼淚》,詩作及詩學文論集《誰去誰留》,文論及隨筆集《站在虛構這邊》。在香港出版詩集《鳳凰》。在國外出版中德雙語詩集《快餐館》、中英雙語詩集《重影》、中法雙誥詩集《誰去誰留》。

    歐陽江河的詩作及文論被譯成英語、法口、德語、西班牙語、俄語、意大利語等十多種語言。自1993年起,多次應邀赴美國、捷克、匈牙利、奧地利、日本、印度等國,在三十餘個大學及文學基金會講學、朗誦、訪問。1993年春至1996年冬居留美國,1997年秋自德國返回國內,定居北京。

    作為詩人,歐陽江河的詩歌寫作強調思辨上的奇崛複雜及語言上的異質混成,強調個人經驗與公共現實的深度聯繫。作為詩學批評家,他在當代中國詩歌的整體理論及文本細讀這兩個方面均有獨特建樹。

    歐陽江河的寫作實踐深具當代特徵,在同時代人中產生了廣泛的、持續的影響,被視為20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最重要的代表性詩人之一。

     

    歐陽老師親自演繹自己帶來的新詩作品

    師生對歐陽老師所說的詩情都很感興趣

    5D朱美燕同學提出創作上的疑問

     
     

    歐陽老師和裘錦秋中學(元朗)師生合照